第一、帶來合一:爸爸學校不僅帶來韓國教會的復興,也超越了其中被指責是韓國教會之病態的改革會教派,更是超越了教會與教派之間的隔閡,促成了教會合一的運動。我們需要教派,然而我們更需要的是能帶來韓國教會合一的一股強烈的屬靈運動。爸爸學校正是一股強烈的屬靈運動,它超越了教會與教派,並且帶來牧者與信徒們的合一,也超越了地域,族群、身分、及地位,成就了上帝的旨意。

第二、是社會運動:韓國的教會有許多很好的裝備課程。然而能像爸爸學校一樣可以直接用於社會,且能帶來正面的影響力之課程卻是很少。如今韓國教會合一的力量正藉著爸爸學校成為一股巨大的洪流,湧流到社會的各各階層,在監獄、軍隊、各級學校、區公所、警察局、市政府、縣政府、以及各大企業中都有設立爸爸學校。資方與勞方之間的衝突及隔閡也因著爸爸學校的設立而消失。爸爸學校促使教會向下紮根,同時它也是帶給社會轉化的一種社會運動。

第三、全球性的運動:爸爸學校在成立十五年之間,已在世界五大洋六大洲的46個國家推動。其中值得我們注意的轉變是,過去我們的主要對象是韓國的爸爸們,如今爸爸學校已為華人、日本人、蘇聯人、以及那些在韓國工作的外勞、和居留在韓國的外國人開設課程,並且已經擴展為一全球性的運動。